读诗 |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来源: 悦读进化论 悦读,美文 2018-01-12 {{ like_count }}

来源 | 为你读诗( thepoemforyou)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 

—— 王小波《黄金时代》


   点击收听  ▾


最初的呼唤

作者:王小波

朗读:吉璟津


你好哇,李银河。你走了以后我每天都感到很闷,就像堂吉诃德一样,每天想念托波索的达辛尼亚。请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拿达辛尼亚来打什么比方。我要是开你的玩笑天理不容。我只是说我自己现在好像那一位害了相思病的愁容骑士。你记得塞万提斯是怎么描写那位老先生在黑山里吃苦吧?那你就知道我现在有多么可笑了。


我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每三二天就要找你说几句不想对别人说的话。当然还有更多的话没有说出口来,但是只要我把它带到了你面前,我走开时自己就满意了,这些念头就不再折磨我了。这是很难理解的,是吧?把自己都把握不定的想法说给别人是折磨人,可是不说我又非常闷。


我想,我现在应该前进了。将来某一个时候我要来试试创造一点美好的东西。我要把所有的道路全试遍,直到你说:“算了吧,王先生,你不成”为止。我自觉很有希望,因为认识了你,我太应该有一点长进了。


我发觉我是一个坏小子,你爸爸说得一点也不错。可是我现在不坏了,我有了良心。我的良心就是你。


选自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译林出版社




王小波(1952—1997),当代著名作家。曾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任教。代表作品有:《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沉默的大多数》等。唯一一部电影剧本《东宫·西宫》曾获阿根廷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并且荣膺1997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入围作品。



印象中的王小波&李银河

文:肖尧


我会不爱你吗?不爱你?不会。爱你就像爱生命。


“你好哇,李银河!”几乎每封情书,都这样开头。一个“哇”字,展现了王小波的热情、天真和憨傻。短短六个字,心就软成了一团棉花。阅读王小波的文字,热情里带着纯真,真挚里带着无邪,平淡里又带着诗意。世界上有太多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却很少。


由于王小波的长相,使李银河当年有了分手的念头。接着小波便附信告白“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王小波还曾将情书写在五线谱上,他的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五线谱是偶然来的,你也是偶然来的。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1980年,他们结婚了。婚后他们穿越了美国,又穷游了欧洲。他们去英国剑桥看徐志摩笔下的“康桥”,去法国尼斯偷拍“海滩上裸着的俊男靓女”,还去威尼斯乘坐“浪漫的贡多拉小船”……那时他们虽不富裕,却把拮据生活过成了浪漫诗篇。


王小波虽然不写诗,但他喜欢自称诗人,行吟诗人。他在《德国诗选》中找到一首特别喜欢的诗:“他不知道,在他头上,碧空晴朗/充满了纯洁的银色的星光。”这让王小波联想到了爱人李银河:“你的名字美极了。真的,单单你的名字就够我爱一世的了。”


当年,李银河从事性学研究,很多亲朋反对,但王小波坚决赞成;而小波决定辞去人大教职,专心写作时,也唯有妻子支持。在过去的90年代里,王小波作为一个时代里特立独行的存在,通过直白坦荡的文字,粲然舒展的生命,让我们看见更贴近生存本质的一种现实。


李银河就是王小波的缪斯,没有她就不会有王小波的今天。


借知乎作者“无法改名”对李银河先生的一段评价:


李银河对时代的超前性和对禁忌的挑战才是王小波最欣赏的地方,两人的关系也是亦师亦友。李银河许多方面从个人言论行为到学术研究都远远超过当时社会的认知。


早在78年,李银河已经敢于提出“法制”的概念。


在八九十年代同性恋还是敏感话题,公众甚至不知道“同性恋”一词的时候,李银河已经系统的进行研究并提出相关的权利与义务。


我们庆幸的是王小波和李银河的结合带给我们的不止有朋友圈的各种鸡汤情话,而是交相辉映带给这个社会的启蒙和进步。


— END —

如果想和小悦聊一聊侃一侃,扫码加我☝


『 要么庸俗,要么悦读 


柴静:有些人的灵魂,能让你记得一辈子

在中国,学什么才能晋级阶层?

一次性把中国茶讲清楚(建议收藏)

心理 | 怎样从微信头像、昵称了解一个人的性格

书单 | 买书不挑出版社的都是山炮!

世界纷扰
唯有心灵永不止步

 悦读进化论(id:yuedujinhua)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查看原文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