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红楼梦中结局最好的女孩,只因做对一件事


来源: 悦读进化论 悦读,美文 2017-09-13 {{ like_count }}

作者 | 婉兮


1.

在那花红柳绿温柔富贵的大观园里,有个姑娘名叫林红玉。

因为避着林黛玉和贾宝玉的名讳,她的名字被改成了林小红。一下子俗气了许多,泯然众人似的,根本叫不出麝月、碧痕、檀云那般的风情万种。

连带着职场升职记也转换成hard模式。

一个大丫鬟们都不在跟前的夜晚,主子贾宝玉终于注意到了她。

当时,贾宝玉刚刚回到怡红院,口干舌燥地四处找茶。他厌弃“鱼眼珠”一般的老婆子们,正要自己倒茶时,有个温柔的女孩声音响起:“二爷看烫了手,等我来罢。”

可贾宝玉不认识她。

她的回答有些哀怨:爷不认识的也多呢,岂止我一个?

一下子就激起了贾宝玉那颗怜香惜玉的心,可还没来得及说太多,另外两个大丫鬟就拎着洗澡水进来了,小红急忙出门去接。等到贾宝玉脱衣洗澡,两个人便找到了小红,劈头盖脸一顿骂。

话很难听,说她是“没脸面的下流东西”,把一个女孩的虚荣与心机赤裸裸地揭发出来,不留一丝情面。

女人之间的妒恨最可怕。

怡红院是女人的战场,那些莺莺燕燕花红柳绿,几乎个个都在等宝二爷的垂青,把飞上枝头的梦做得义无反顾。

其实贾宝玉注意到她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四处张望着寻找她的身影。但这寻寻觅觅被伺候洗脸的丫鬟打断,随后也就不了了之。

差一点点就成功了。但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可也不见得就是谬,谁知道呢,人生许多事,往往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

其实小红也算有背景。

她的父亲林之孝是贾府管家,收管各处田房事务,虽世代为仆,倒也算得上奴仆中的“上等人”。

但林之孝夫妇,一个“天聋”,一个“地哑”,最是低调朴实。14岁那年,小红进府当差,被分配到了怡红院,做些无关紧要的粗活。

后来,贾宝玉选了怡红院作为住处,她也就自然而然地地服侍起了贾宝玉。

可怡红院里,最不缺的就是丫鬟,庞大的队伍井然有序,但也等级森严。她们的出路大致有三条:卖出去、胡乱配个小子、给主子做妾。

最后一条最诱人,半个主子的荣光也足够撑起余生的丰衣足食了。这样的心思上不得台面,却也不妨碍女孩们你争我夺,暗暗使着劲较着真。

负责喂鸟浇花的小红,根本就没有端茶送水在贾宝玉面前露脸的机会。但她是存了攀附之心的,她也仰望着权势与富贵,把年轻貌美当作唯一的筹码。

然而那天晚上,她灰了一大半的心,恍惚中却意外地梦见另一个人。

是中午见过的人,生着一张容长脸儿、细条身材,斯文清秀。见了陌生男子,按例是要躲的,但一听说是本家的爷们,小红便“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

岂料那男人也在偷偷看她,他眼里的她,“是个十五六岁的丫头,生得倒甚齐整,两只眼儿水水灵灵的。”出了门,还忍不住回头看两眼。

好感和期待都在一瞬间发生,心思和筹谋也在刹那间萌芽。小红心里便升起一些隐隐约约的计算,毕竟,真正的爱情需要呼应与回馈。

世间的大部分一见钟情,其实都带着些皮相与身份的浅薄辨认。正如她看上他的家世,他喜爱她的俏丽。可收敛起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正是一个人成熟起来的真正标志?


3.


对方叫贾芸,也是贾府族亲,可父亲早亡,家道中落,孤儿寡母过得不太容易,连自己的亲舅舅都瞧不起。所以贾芸费尽心思去求一个差事,对王熙凤夫妻百般讨好,才谋到一个栽树种花的小工程。

他大约还来不及思考自己终身大事,但却意外捡到一块丝帕。可又不知道是谁的,也不好地问,故而不敢造次,只得装作没有这回事。

过了几天,把他认作“干儿子”的贾宝玉终于想起了他,差了一个小丫头坠儿来领他入园。走到蜂腰桥时,贾芸又看见了那个令他念念不忘的身影。

那身影一边向坠儿询问帕子的下落,一边又拿眼睛悄悄溜他。恰好他也在捕捉她的眼神,两人四目相对,小红脸一热,又急急忙忙避开。

于是贾芸心里也有了算计。

见过贾宝玉之后,坠儿又送他出门。他借机套话,问清那方罗帕正是小红遗落的。贾芸心思一动,便拿出自己的一块绢子,谎称是小红的,托坠儿还回去。

小红也将计就计地收下,又让坠儿转送一份谢礼。这一男一女有来有往,你一针我一线的把缘分穿引起来。甚至借着坠儿的手,神不知鬼不觉地交换定情信物。

像高手过招,彼此都不动声色,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

这样的故事,看起来更像一个局,步步都精心策划过,给自己和对方留足了退路和回旋。筹谋和算计都有,自然也各怀目的,好在底色是心动与欢喜。

成年人的爱情往往有所图,真情常常混杂着心机,谋生与谋爱也并无分明界线。

关键的是,你得知道自己要什么,怎样要。


4.

林小红要什么呢?

应该不止一个姨娘身份,更不是可望不可即的爱情,因为她是贾府中难得的清醒之人。

在被打压被排挤时,有个叫佳穗的小丫头为她打抱不平,她却淡定得很,“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

大观园里的繁华温柔给所有人营造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假象,花团锦簇的日子似乎有一辈子可以过。从烈火烹油中看出大厦将倾的,一个是秦可卿、一个是探春,另一个就是林小红。

不同于前两者的是,林小红不是贾府的人。她的每一步都在为自己精打细算,先是撩拨贾芸,后是成功跳槽,始终积极而主动。

懂得为自己争取条件并创造条件的人,未来一般不会太糟糕。

果然,林小红不久后便得到王熙凤的垂青,被提拔为贴身秘书,风风光光地离开怡红院——以一种晋升和飞跃的骄傲姿态。

起初也只是偶然,王熙凤需要一个传话丫头,林小红自告奋勇上前去,把凤姐的话带给平儿,又把平儿的话转述给凤姐。

那一段回话里,有14个奶奶,说了四五件事儿。换作常人,恐怕早被各个“奶奶”绕晕了头脑,但经由小红的嘴巴一加工,那些复杂拗口的事情、称谓就都被捋得井井有条了。

王熙凤爱才,当即决定将其收为己用,小红也顺势推舟地拣了高枝去攀,对晴雯的讥讽一笑而过。

和爱情一样,她的事业也是自己争取来的,每一步都走得积极而笃定。


5.

遗憾的是,我们没看到林小红与贾芸的未来。

两情相悦刚刚露出苗头,曹雪芹便话锋一转,将笔墨落到别处。后40回缺失,我们无法想象小红如何与贾芸谈恋爱成亲,也不知道她在王熙凤身边怎样如鱼得水。

好在脂砚斋评语留下断断续续的线索,她把结局模模糊糊地透露给我们:

小红后来同贾芸离开了贾府,并在贾府败落之际,对宝玉、王熙凤等人给予帮助。

这样的结局,是树倒弥孙散、飞鸟各投林里的一抹温暖和光明。林小红和贾芸,也因此被定义为红楼梦中稀有的喜剧人物。

有情人终成眷属已属不易,更难得的是对旧雇主雪中送炭,为有勇有谋再添上一个有情有义的尾巴,人性光辉一下子就凸现出来了。所以好归宿合情合理,也令人信服。

三流小说家注重情节推进,一流小说家,却懂得性格决定命运,一个人物的结局,只由其性情品德与时代背景来左右。

所以林小红如愿以偿,晴雯却只能含冤而死。

用对了地方的精明算计,才是正确的人生助推器。

许多年后,昔日的贾府已变成陋室空堂、衰草枯杨,蛛丝结满雕梁。已经头发花白的林小红,偶然也会想起当年的富贵繁华,她把一切都当故事说给儿孙听,绘声绘色的,饱含着老奶奶的慈悲与爱意。

风吹过来了,她笑了笑,又想起那个勇敢果断而心思缜密的自己。说到底,能够成全这圆满人生的,其实始终都是自己。

成不成是一回事,做不做,却是另一回事。


— END —

作者简介:婉兮,十点读书签约作者,悦读特邀作者。90后,熬鸡汤、讲故事,我有酒、有茶,还有鸡汤,你有没有故事,要不要说给我听? 微博 @婉兮的文字铺,个人公众号:婉兮清扬(ID:zmwx322)。新书《那些打不败你的,终将让你更强大》现已上市。


『 要么庸俗,要么悦读 


不要在该油腻的年纪谈腹肌


未曾读过徐霞客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大数据告诉你:中国女人有多贪心

没读过历史宗教哲学及心理学,你都不算读书人

《西游记》真正的境界,看懂的人寥寥无几

心理 | 怎样从微信头像、昵称了解一个人的性格

30篇文学名著开场白,读过便终生难忘!

书单丨从有趣、有知...到颠覆认知的思考,复归好玩


世界纷扰
唯有心灵永不止步

 悦读进化论(id:yuedujinhua)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查看原文
广告
回顶部 我要纠错